u003cimg alt="" src="/d/file/20210308/bgw0uqm3af0708.jpg" />u003c/p>u003cp>《电鳗快报》文/尹秋彤u003c/p>u003cp>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3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徐州浩通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通科技”)首发" />
   
 
 
  当前位置:主页 > 股市动态 >

【华侨城股票】浩通科技IPO漏洞百出:数据颠倒 研发力弱 逃税被

时间:2021-03-08 12:55来源:未知 点击:
u003cp class="textAlignCenter">u003cimg alt="" src="/d/file/20210308/bgw0uqm3af0708.jpg" />u003c/p>u003cp>《电鳗快报》文/尹秋彤u003c/p>u003cp>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3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徐州浩通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通科技”)首发获通过。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浩通科技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研发能力低、前后数据颠倒以及逃税被查、现金紧绷等问题,起了外界的关注。u003c/p>u003cp>面对《电鳗快报》发去的求证函,浩通科技选择了闭口不言。u003c/p>u003cp>研发能力低于平均线u003c/p>u003cp>招股书显示,浩通科技注重科技创新,坚持以技术进步带动业务发展,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技术升级和改造,把产品研发及技术创新作为提升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保证。但浩通科技报告期内的研发投入水平远低于创业板企业的平均水平。u003c/p>u003cp>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浩通科技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1.88%、1.4%、2.46%、1.96%。而截至2021年1月6日,东方财富显示,创业板注册制企业2019年研发费用率中位数为3.92%,平均研发费用率为4.16%,不论是创业板注册制企业的研发中位数还是平均数,浩通科技的研发投入与上述指标均存在很大的差距,这与公司声称的注重科技创新,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提升核心竞争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u003c/p>u003cp>另外,浩通科技在报告期外还曾出现研发人员断崖式下跌的情形,2015年与2016年,浩通科技的研发人员数量分别为26人和12人,公司2016年研发人员人数较2015年大幅下降了53.85%,但这一情况正好发生在报告期外。u003c/p>u003cp>两次IPO财务数据颠倒u003c/p>u003cp>2016年6月,浩通科技就报送了创业板申报稿,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浩通科技于2017年4月终止审核,结束了第一次IPO的征程。直到2017年6月,证监会官网在公布被否或被终止审查的53家企业名单,浩通科技位列其中,其终止IPO审核的主要问题是,公司客户和供应商集中度较高,在职员工数量下滑,贸易型客户销售收入占比较高。2018年2月,浩通科技再次申报上市,但将保荐机构换成了民生证券,给出的说法是,前次申报会计师内部承接项目标准提高,未达到前次申报会计师内部IPO项目承接标准。不过其自己给出的理由和证监会说法出入很大,表示自己前次申请首次公开发行终止审查,主要原因系根据企业自身经营发展实际需求增资扩股导致股权结构变化,因此调整了上市计划。经过两次增资后权益资本增加,业务发展获得资金保障,报告期内,业务规模持续增长,并认为前次申请首次公开发行终止审查不会对本次发行上市申请造成实质性影响。u003c/p>u003cp>尤为注意的是,此前版本显示浩通科技含贵金属废催化剂等二次资源处理2017年和2018年的实际处理量为2407.54吨和2333.13吨,产能利用率为80.25%和77.77%。但上会稿数据变成公司含贵金属废催化剂等二次资源处理2017年和2018年的实际处理量变为2333.13吨和2407.54吨,产能利用率为77.77%和80.25%。这两组数据缘何颠倒?u003c/p>u003cp>大客户涉逃税被查u003c/p>u003cp>浩通科技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既是供应商又是客户的交易方共有22家,其中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山西)贵金属有限公司、南京东锐等,均在浩通科技2019年前五名客户之列。值得指出的是,作为浩通科技大客户和主要供应商的南京东锐,曾因涉嫌骗取出口退税被立案调查,自2019 年5月以来处于暂停经营状态。u003c/p>u003cp>数据显示,南京东锐系浩通科技2019年第二大客户,该年浩通科技向其销售1.02亿元,占比高达15.74%。u003c/p>u003cp>而在采购端,浩通科技对南京东锐更为倚重。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浩通科技对南京东锐的采购总额分别为1.08亿元、2.19亿元以及5193.04万元,占其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2.71%、36.03%和9.06%,占浩通科技同期铂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1.75%、61.22%和46.09%,随着南京东锐被查以及暂停经营,浩通科技对其断绝了往来。u003c/p>u003cp>令人意外的是,南京东锐留下的“缺口”,却迅速被浩通科技关联交易补上。招股书显示,2020年3月,浩通科技向关联方上海锦瑭联进行铂采购,金额超过2300万元,后者成立于2016年6月,招股书披露,浩通科技直接持有其19%股权,两者的合作时间恰好始于南京东锐暂停经营的2019年。u003c/p>u003cp>对赌失利现金紧绷u003c/p>u003cp>2020年上半年,浩通科技资产母公司负债率大幅下降至4.97%,远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细究其因,主要系该公司将2019年年末短期借款9513.66万元还清所致。提前还款的背后,浩通科技的经营性现金流却呈现极端态势。u003c/p>u003cp>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浩通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747.22万元、-10859.97万元以及250.29万元,变动剧烈。同期,浩通科技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198.75万元、4884.84万元及6760.09万元,两者之间形成的差异分别为3548.47万元、-1.57亿元和-6509.8万元。u003c/p>u003cp>经营现金流大幅波动的同时,浩通科技此次IPO也寻求进行募资补血。招股书披露,浩通科技拟募资3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占其整体募资需求比例为45.87%。大手笔募资补血的背后,浩通科技业绩对赌也以失利告终。2014年5月,浩通科技实际控制人夏军与徐高创投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夏军将其持有的公司500万股股份以 2650 万元价格(5.3 元/股)转让给徐高创投。同月,徐高创投与浩通科技及夏军、夏硕、王锐利、浩通(徐州)投资有限公司等原股东签订补充协议,进行业绩对赌。但是,2014年和2015年,浩通科技业绩承诺均未实现。u003c/p>u003cp>《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浩通科技IPO进展。u003c/p>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